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6326部队三营老战友网站

曾经的军人和战友.情深谊长.难能忘怀

 
 
 

日志

 
 

忆战友—宝贵同志  

2010-10-18 09:52:48|  分类: 雪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第五个战友上网日想起了刘宝贵 - 老战友 - 原6326部队八连老战友博客

         人这一生啊,真如东北小沈阳调侃那样:眼睛一闭一眨一天过去了,一闭不眨一世过去了。 原本,战友相会、相见,应该机会还是很多的,却时时借口推脱,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战友间要聊天,应该机会也是很多的,却想着以后再说,要说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战友间要联系,应该机会还是很多的,却一天一天推迟,想联系的时候却发现没机会了! 
       二〇一〇年十月二十四日上午,我们假座“上海百味川行柳州路店”战友们又一次相聚,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又想起了已经仙逝一年多的战友—宝贵同志。宝贵同志是一个开朗、健谈的人,在他身上你永远能看到那种祖籍山东人特有的豪爽与真诚 。一九六二年底,我们部队已经由南京浦口“花旗营”调防到镇江丹徒县世业洲驻军。当时在连队,我俩都是不起眼的新兵,他在一排当步兵,我在连部当通信员。他在一排,我在连部,不知怎么我俩一开始就比较“谈得来”。平时,我晚上从连部去世业洲最西南江边一排驻地的帐运动中上台忆苦思甜,当讲到旧社会他家里人受苦受难的凄惨情境时,他当场失声痛哭,感动了台下不少人,会场的气氛在他的影响、带动下,不少新战士争先恐后地上台控诉万恶的旧社会。那时,我就感到他非常“出挑、聪明”,具备一定的表演天赋;他后来代表243团参加27军巡回演讲比赛,一出“白求恩大夫故事”的演讲,在军中又一炮打响;再后来他参加了连、团、师演出队也是必然的人选之一。入伍不久他也犯过错,在“兴无灭资”政治运动中他还受到过“批判”,但他为人耿直、做人执着,不怕摔跤,哪里踢倒就一定要在那里爬起来。后来,他也入了党提了干,成为我们上海兵里少有的几个提干留队战友之一。他转业复员回地方后,分配在上海手表行业工作,他从一名工会管理干部转岗为装配手表的技术业务干部,他当工会管理干部时对工会管理专心细致,他当装配手表的技术干部时对技术业务又是那么的精益求精。改革开放使他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他主动走出去办手表厂、自己开公司,又一次展现他天生才干、才能的必然硕果。现在,我们已经无法统计在手表资询、安装、修理等方面(当时社会上手机还没有流行,手表还算是比较时新的消费品)与他接触过的战友中有多少人受过益、受过惠,甚至个别战友在工作调动、人事安排上还受到过額外的关照……。谁知道,二年多前,我们战友在闵行区七宝镇相聚日子竟成了我们的永别,怎么?他(肺癌晚期)说走就走了呢? 
      每当想起宝贵同志,我都会止不住的心痛,他是我这一生中最要好的战友之一。上天有信,不昧因果。今生的苦,应该正是来世的福。我祈祷他在天堂里安安息息吧!

                                                                                   徐宝荣            


蓬送信或传达连首长指令时,我俩如有机会碰面喜欢天南海北的聊天,我俩的脾气很接近(敢说、敢打抱不平),他从此就成为我周围几个比较亲近战友之间其中的一位。一九六三年初,他在连队“二忆三查”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